bbin老虎机

当前位置:bbin老虎机 > 赛事公告 > 另版内部精选|毒死唐太宗李世民却全身而退,天竺方士的伎俩为什么无人识破?

另版内部精选|毒死唐太宗李世民却全身而退,天竺方士的伎俩为什么无人识破?

另版内部精选,唐太宗李世民享年多少,新旧两唐书的记载不一致,《旧唐书·本纪第三·太宗下》说“上崩于含风殿,年五十二。”《新唐书·本纪第二·太宗》则说“皇帝崩于含风殿,年五十三。”不管是李世民生于哪年,驾崩时间贞观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六(649年7月10日),地点在终南山上的翠微宫含风殿,这倒是没有争议的——两个本纪中都没提李世民的死因。

那么唐太宗李世民究竟死于何因?李唐皇室为何对此讳莫如深呢?《唐会要》用八个字就道破了命案真相:“虑为外夷所笑而止。”这句话其实不用翻译,就是怕外国人笑话天可汗李世民死法太过奇葩,所以都没追究李世民刚过五十就英年早逝的元凶——一个天竺方士。当然,天竺方士也有另外一个名称,那伙人的传人都很富有,大家知道就行了。

​不但《唐会要》对李世民的死因以及李唐皇室怕丢人而不敢深究有记载,新旧两唐书也有所暗示,但不在唐太宗本纪,而是在《新唐书·卷二百二十一·列传第一百四十六·西域》《旧唐书·卷一百九十八·列传第一百四十八·西戎》两章中。咱们今天就来根据新旧两唐书,还原一下李世民最后的日子。

话说在东土大唐西边,有个天竺国,这个国家在汉朝被称为身毒国,就是唐僧取经去的那个地方:“周三万余里,其中分为五天竺:其一曰中天竺,二曰东天竺,三曰南天竺,四曰西天竺,五曰北天竺。地各数千里,城邑数百。贞观十年,沙门玄奘至其国,将梵本经论六百余部而归。”

当时除了中天竺,都比较恭顺服从,“四天竺国王咸遣使朝贡”。中天竺的篡位者(其臣那伏帝阿罗那顺篡立)不但不不向大唐朝贡,而且还倾尽全国之兵围攻大唐使者王玄策(时为右率府长史)和他的三十个随从,王玄策打了一天,箭矢射完后全部被擒,四天竺的贡品也都被西天竺抢去了。

​别看中天竺胆子很大,但实力确实不怎么样,王玄策居然乘夜跑掉了。作为天朝上国的使臣,王玄策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跑到大唐属国吐蕃要了一千二百精兵,又抽调了泥婆罗国七千多骑兵,这八千多人,就把中天竺灭国了,中天竺叛军被斩首三千余级,淹死一万有余,生擒了篡位为王的阿罗那顺和一万两千男女三万多牛羊——唐朝的统计方法很奇葩,把天竺男女与牛羊划归一类上报战功。

贞观二十二年,王玄策返回长安献俘,但是俘虏中除了中天竺“国王”阿罗那顺,还有个叫迩娑婆寐的“天竺方士(亦称之为胡僧)”。这个天竺方士(名字拗口,咱们还是叫他天竺方士吧)自称已经活了二百多年——一看就是大忽悠,用手大解吃饭的人,能活到二百岁,鬼都不信,二百岁的老头子被当做战俘万里押送而没死,王玄策可没那么仁慈。

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才刚刚五十出头的英察之主唐太宗李世民居然信了这个大忽悠:“太宗深加礼敬,馆之于金飚门内。造延年之药。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,发使天下,采诸奇药异石,不可称数。”按照现在的眼光来看,这个天竺方士的牛吹得都没边儿了:“所谓畔茶法水者,出石臼中,有石象人守之,水有七种色,或热或冷,能销草木金铁,人手入辄烂(这是盐酸和硝酸按三比一配制的王水?),以橐它(即槖驼,也就是骆驼)髑髅(头骨)转注瓠(葫芦?)中。有树名咀赖罗,叶如梨,生穷山崖腹,前有巨虺(虺五百年化为蛟,蛟千年化为龙,龙五百年为角龙,千年为应龙)守穴,不可到,欲取叶者,以方镞矢射枝则落,为群鸟衔去,则又射,乃得之。”

这天竺方士简直是在给唐太宗李世民讲《山海经》,连《旧唐书》也感叹“其诡谲类如此”,但奇怪的是满朝文武好像没有谁对这样的荒诞之说表示质疑,反而全力满足这天竺方士的要求:“使者驰天下,采怪药异石,又使者走婆罗门诸国。”上天入地搜寻天竺方士所需要的“药材”,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:“后术不验”,“延历岁月,药成,服竟不效”——要是有用才怪呢,唐太宗李世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、在五十二三岁的时候就驾崩了——谁让你瞎吃东西了?

​李世民服食天竺方士的“丹药”而死,李唐皇室觉得很没面子,为了维护天可汗的形象,就让那个天竺方士走掉了:“放还本国。”但是纸里包不住火,李世民的死因在唐朝历代君臣的心中是有定论的,在唐宪宗元和五年八月,皇帝李纯跟大臣的一番对话,彻底揭开了这个已经被掩盖了一百五十年的秘密。

当时唐宪宗李纯不知道咋想的,忽然跟大臣聊起了神仙和长生不老的事情,门下侍郎、同平章事(唐朝名相)李藩表示神仙不死纯属胡说,道家思想也不是追求长生不老(未曾有神仙不死之说):“道之所宗,以玄元(玄元皇帝,唐朝给李耳的封号,清朝)五千言(《道德经》)为本。按其文,皆去华尚朴,绝弃健羡,以执柔见素为道,少思寡欲为贵,其言皆于六经符协,是故历代宝之。”

​李藩一针见血地指出那些“神仙不死说”都是大忽悠:“后代虚诞之徒,假托圣贤之言,为怪谲之论,末流渐广。”其实不仅是唐朝,唐朝以后的历朝历代,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儿,要不然哪来那么多空盆变蛇的“大师”?

李藩在列举了秦始皇与卢生徐福、汉武帝与方士栾大的荒唐故事之后,就说到了唐太宗李世民:“贞观末年,有胡僧自天竺至中国,自言能治长生之药,文皇帝(李世民谥曰文皇帝,庙号太宗)颇信待之。数年药成,文皇帝因试服之,遂致暴疾。及大渐之际,群臣知之,遂欲戮胡僧,虑为外夷所笑而止。”

​暴疾好理解,就是暴病,大渐就是病危。怎么看李世民都是死于药物中毒,但是群臣明知道是这个天竺方士间接甚至直接害死了自己的皇帝,但是却毫无办法:治这个天竺方士的罪吧,显得皇帝陛下弱智,不治罪吧,又太便宜了他。

这时候我们该知道为什么毒死唐太宗李世民却全身而退,天竺方士的伎俩为何无人识破了吧?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:有皇帝的时候,就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。不管是不是大忽悠,只要皇帝信了,那么大忽悠就是“事实”,要是没有皇帝和宰相督抚级别的官员庇护,有一百个天竺方士(大师),也早都被碎尸万段了……

热门资讯
猜你喜欢